山东省网上家长学校“感恩母亲”征文三等奖:蔡丽华

来源:山东省网上家长学校
  写给我的母亲
 
  很久就想写点东西给我的母亲,但总感觉思绪繁杂无从写起。走进五月,便很快迎来了一个神圣而伟大的节日——母亲节,我终于鼓足勇气,拿起手中笨拙的笔,给六十多岁的母亲写点东西作为节日礼物,送给她。
 
  母亲年轻时,也算得上是一位知识女性,高中毕业后,就走进了村办小学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那个年代,学校的条件很差,土桌子,石凳子,一个人教几个班的课,晚上还要在煤油灯下备课、批改作业,但母亲很爱这份工作,就如同现在的我挚爱这三尺讲台一样。
 
  后来母亲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,再后来就有了我们姐弟四个。那时父亲为了维持一家的生计,走南闯北做起了生意,经常不在家,而母亲也不再教学,在家养猪、种地,照顾我们的生活。
 
  小时候,总觉得母亲很忙,忙得只有在晚上才能看见她。每天早晨,当我们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母亲已经早早地起床,为我们准备了早餐,而她根本顾不上吃一口,就到地里干活去了。那时候,地特别多,没有机械,全部靠人力劳动,但勤劳的母亲还总会在山坡上开辟一块块的小梯田,种上绿豆、芝麻、花生等农作物,除此之外,我家每年还会种上一大片棉花,那可是母亲的希望。当棉花采摘完以后,我们会帮母亲拉着车子,步行四五公里到镇上棉厂里去卖,烈日炎炎下,我们一个个汗流浃背,而母亲脸上却乐开了花,因为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当然这个时候,节俭的母亲也总是会奢侈一回,给我们每人买五分钱一根的冰棍,我们吃着冰棍,感觉幸福不已。
 
  小时候,即使在地里忙了一天的母亲,到晚上也不闲着。因为那时候,我们穿的衣服、鞋子,大都是母亲晚上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,特别是在冬天来临的时候,母亲要为我们姐弟四人赶做棉衣、棉鞋,很多时候,当我们一觉醒来,昏暗的油灯下,母亲还在一针一线的缝着。
 
  小时候,母亲很少打骂我们。只是有一次,吃过午饭,我发现没有猪草了,就自作主张带着弟弟妹妹逃课到地里拔草去了。当日落西山,我们满载而归的时候,本以为会给母亲一个惊喜,却在远远的地方,发现母亲拿着笤帚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。那一次,母亲狠狠地打了我一顿,我哭了,母亲也哭了。这是我记事以来,唯一一次挨母亲的打。这一打,使我深深地懂得了母亲辛劳背后对我们姐弟四人寄予的殷切希望,她希望我们好好学习,长大后有出息。所以在那之后母亲发誓:即使农活再忙,也绝不耽误我们学习,以至于后来母亲积劳成疾,四十多岁的时候得了股骨头坏死。那时我们姐弟四人都在上学,经济比较困难,母亲的病一直没有治疗,所以现在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,每每看到母亲的背影,我的心像刀割一样疼。
 
  小时候,总感觉时间过得很慢,多想快点儿长大,帮母亲分担些什么。后来,我考上了师范学校,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现在,我已为人母,真正体会到母亲的酸甜苦辣,但除了工作和自己的小家,我又为母亲做了些什么呢?相反,依旧是母亲经常打电话嘘寒问暖,告诉我:天冷了记得添衣服,别让大人、孩子着了凉;工作忙,注意休息,不要熬夜;每天记得吃早餐,多吃水果等等,其实每次母亲打电话差不多都是这些话,有好几次因为母亲说得“啰嗦”,让我不耐烦而对她语气不好。过后虽然也很后悔,但从未向母亲表示过歉意。母亲也从来没和我计较过什么,依旧是千叮咛万嘱咐地说个不停,好像我就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。是啊,在母亲眼里我又何尝不是个孩子呢?
 
 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是:我已长大,您还未老,我有能力报答,您仍然健康。所以在母亲节即将到来的日子里,衷心地祝我亲爱的母亲幸福安康!
 
  作者:蔡丽华  曲阜市息陬镇夏宋小学

文章关键词: 山东网上家长学校|征文比赛

育儿指导头条推荐

    暂无信息!
  1. 1
  2. 2
  3.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