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省网上家长学校“感恩母亲”征文三等奖:贾振涛

来源:山东省网上家长学校
  撑起一片天空 ——献给我的母亲
 
  有人说,世界上最轻的爱是母爱,轻的几乎让你感觉不到她的存在;最重的爱也是母爱,重的让人一生都承受不起,是心田里最具有分量的一份爱。母爱为儿女撑起一片宁静而温馨的天空。
 
  ——写在前面的话
 
  二月的春风如约剪开了柳树的枝条,田间的小路上又铺满了嫩黄色的草芽,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在其中, 路边小沟里的春水潺潺地欢快地流淌着……对于母亲来说,漫长的冬天终于熬过去了,春天总算盼来了。
 
  母亲已经是87岁高龄了,今年的春天本不在母亲生命的计划里,早在半年前医生就曾经通知我为母亲准备后事,母亲竟然凭着自己倔强的性格艰难地挺过了这一关,死神又一次为母亲让开了路。看着今天天气不错,母亲拿起了拐棍拉着我的手说:“四呀,天气不错,陪我去地里(田野里)走走吧!”话里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,我顺从地点了点头。
 
  母亲的身体刚刚有些恢复,身子骨还很虚弱,由我搀扶着慢慢向村外走去。母亲确实老了,原本十分高大,挑着两个重四五十斤的水桶一口气能走十里路不用歇息的母亲,身材已被岁月压成了一张弓,一头短发像罩了一层白霜,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陷了下去,嘴里的牙齿已经全部脱光,瘪瘪的,苍白的脸上千沟万壑,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,曾经走路如风的双腿现在也只能随着我机械地一步一步向前挪。
 
  还是那一条熟悉的路,母亲已经走过了70年。这七十年里,母亲每天都通过这条路在家和田野之间奔波。有时候从田野里挑回猪草和粮食,有时候从家里挑出鸡粪和草木灰,没有人也没有办法计算出母亲在这七十年里走了多少个来来回回。但我们知道,我们兄弟姐妹七人都在母亲来来回回的忙碌中渐渐长大了。这条路上流淌了母亲多少的汗水和泪水,估计连母亲本人也无法说清楚。
 
  刚解冻的路面有些松软,对于身体不太好的母亲来说,走起来真的很吃力。我的双手便紧紧地挽着母亲的左臂,隐隐约约感觉到母亲好像也在紧紧往我身上靠,生怕走不稳会摔倒似的。什么时候母亲变得如此胆小谨慎了?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是从来没有怕过什么的,她的强势在我们村里可是出了名的,有两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一件是四十多年前母亲独自一人深夜拿着菜刀追赶小偷,直至把小偷逼得走投无路把偷的东西归还了才罢休的事。另一件事是发生在人民公社时期,生产大队硬是没收了我家老宅子里的一棵百年大榆树,母亲硬是不让,徒步往30里外的县城跑了三次,把大队书记告到县里,同县长据理力争,讨要说法。最后的结局是县长让大队长退还了卖树的180元钱,那个年代180元可是一家人全年的收入呀!从那以后,大队长好长时间不敢正视母亲的脸。这样的事情可能在母亲身上发生过很多,只不过我是她最小的孩子,无从知道罢了。
 
  “麦子开始返青了,我栽的那棵槐树却老了!”母亲像是在对我说,也像是在自言自语。是呀,母亲这棵树老了,她的七个子女正在一个一个长大。由于生活的原因,父亲需要经常外出,家里只有母亲一人忙里忙外,虽然我们家境一直没有富裕过,但是我们家的孩子却很少挨饿,即使在上世纪大跃进的年代里,母亲也总能变着法子挖来了野菜,摘来了树叶,做成了一个个菜窝窝,让一大家子人度过了那段难熬的岁月。为了生计,母亲除了正常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外,还会想尽各种各样的方法挣工分。有时候趁吃饭的空割些草送到饲养园,有时候将自家积攒的农家肥运到生产队,甚至有时候要求队长分配给她男人干的活(男人挣的工分是女人的1.5倍)。总之一年下来,母亲积攒的工分一般都是其他女人的2倍还多。年终时总会得到生产队的奖励,让很多女人都非常羡慕。记得去年搬家时还看见过生产队奖励给母亲的竹皮暖壶。
 
  初春的太阳暖暖的照在我和母亲的脸上,我们母子脸不由的一起向远处望去,不远处母亲栽的那棵老槐树正在努力冒出新芽,它的一生饱经风霜,虫子咬过它,寒风吹折过它,雷电击残过它,它仍然在努力生长着,不管是否能在今夏绿树阴阴,它都不会放弃。望着这棵老槐树,再望望母亲,一霎间我好像明白了很多。
 
  作者:贾振涛  曲阜市吴村镇中学

文章关键词: 山东网上家长学校|征文比赛

育儿指导头条推荐

    暂无信息!
  1. 1
  2. 2
  3.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