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煅傲骨,留芳万世名

来源:齐鲁晚报
  华夏九州,浮沉千载。古往今来,惊才绝艳,恃才傲物者无数。现代人对于傲气的观点是,狂者倨傲,不知谦和。而我认为,傲气绝非自大。人生百年,应有自己的坚持,应当锻造自己的傲骨。
 
  男儿百年且荣身,何须徇节甘风尘。所谓傲骨,便是在威胁利诱、世人讥讽、饥寒交迫时,仍坚持自己的信仰而不为动。落笔摇五岳,诗成凌沧州。辞赋悬日月的李白,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。什么职场失意,什么他人嫉妒,什么凡尘俗事,迷花不事君,天下闻风流。傲气不羁的李太白,才可被称为“诗仙”。道法自然逍遥游的庄子,徜徉天地间才是人生。他说:“吾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,无为有国者所霸,终身不仕,以快吾志焉。”天子不得臣,诸侯不得反,这是古今狂傲者之极致;生不愿为万户侯,死不多占一掊土,这是古今淡泊者之极致。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,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,这是庄子的傲骨。
 
  时代需要傲骨之人,他们是民族的脊梁,是民族精神的诠释。为心中义理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傲骨也。李贺提携玉龙为君死;辛弃疾仗剑报国,了却君王天下事;岳飞“壮志饥餐胡虏肉”,决心收拾山河朝天阙……再论现代,钱钟书先生骨子里的倔强与狂狷,使他的作品不但有德识学养,更展现其精神风貌。一生风骨凝于诗作的牛汉先生在耄耋之年仍呼出:“我以前是热血青年,如今我是热血老年!”热血不羁,这是他的人生。在那风雨如晦的岁月里,铮铮傲骨的先烈们用身体挡住敌人的枪林弹雨,驱除外辱,为中国赢得了希望。他们以奋不顾身的姿态,勇敢无畏的信念,锻造了中华民族的傲骨。
 
  傲骨并不是“天下执掌于我”的愚昧,不是自认“天朝上国”的夜郎自大,而是坚持的勇气,是对公理的追求,是对生命与世界的负责。正如徐悲鸿所说:“人不可有傲气,但不可无傲骨。”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,不可扭曲如蛆虫。不可为黑暗辩护,不可为苟且得意,不要嘲讽那些独树一帜的人。自大不可取,但不可苟同;孤高不可取,但不可阿谀。要树立自己的傲骨、民族的傲骨,面对无法预测忽晴忽雨的江湖,虽粉身碎骨,但傲骨永驻,便此生无悔。
 
  作者:张丕润  青岛市五十八中高二11班

文章关键词: 山东网上家长学校|成长故事

育儿指导头条推荐

    暂无信息!
  1. 1
  2. 2
  3. 3